最后引起农作物的污染

2020-08-14 23:34

而包括南京农业大学农业资源与生态环境研究所所长潘根兴,湖南省土肥学会和生态学会常务理事、中国科学院研究生院教授王凯荣等专家研究的结果表明,杂交水稻跟普通水稻相比,有着明显的吸收镉趋势。

湖南省环保厅法制宣传处处长陈战军说,环境背景中镉不超标,攸县及衡东县为何会生产出镉米?他说:“我倾向于认为是肥料带入的。”

(责任编辑:袁霓)

镉污染的土地与镉超标的大米,二者之间有何关系?长期从事镉污染土壤治理研究的罗琳教授解析了其中的关联。他介绍,土壤中普遍含镉,其中一部分会以化合物的形态存在(称为“有效态”),通过作物吸收,部分“有效态”会进入水稻的根茎和籽粒中。如果“有效态”的含量超过安全标准,便会成为镉超标的大米。

“但在湖南的农业生产中,这一标准未得到有效的落实。”童潜明说,在湖南大多数农村地区,农民从化肥店买来成袋的复合肥,按每亩地一袋(50公斤)的传统习惯施用,而非根据土壤的实际肥力调整。

镉超标的大米危机深重,已严重危害人民健康。而湖南大量耕地遭受重金属污染,受重金属污染的农田土壤面积不低于20%,农田镉污染正大面积发展。

作为最常用的三大化肥之一,磷肥被广泛用于农业生产,其主要原料是磷矿石,天然伴生镉,每千克磷肥中的含量从几毫克到几百毫克不等。不当施用磷肥会造成土壤镉污染,已经获得国际公认,在部分欧美国家,磷肥中的镉含量被严格立法限制,我国也在2002年初拟定了《肥料中砷、镉、铅、铬、汞限量》标准草案。

潘根兴接建议尽量在酸性和镉已经污染的地区种植超级稻,这意味在推广杂交水稻时,必须考虑具体耕地的污染情况。为何杂交稻存在这样的风险呢?潘根兴认为,这可能与杂交稻的基因有关。

昨日下午,记者从湖南省攸县县委宣传部获悉,攸县3家大米加工厂生产的大米在广州被查出镉超标事件经本报披露后,引起了湖南省、株洲市和攸县相关政府部门的高度重视。从5月19日开始,攸县已经召集农业、环保等多个政府部门组成调查组对此展开调查。目前,3家被曝大米镉超标的生产厂家已被要求停产待查。衡东县委宣传部也回应称,衡东县大浦镇东洋米厂也停产接受调查。

在童潜明看来,如今湖南为了增产,会大面积使用磷肥。磷肥施到田里去,镉不断累积,一定程度后,就会导致土壤的镉含量超标,最后引起农作物的污染。

镉在土壤中的富集,目前尚没有找到办法进行消除,最好是将磷肥中的镉元素提前剔除,但成本很高。湘江流域的重金属治理工作,则刚刚开始。

“从整个湖南来看,氮、磷肥的施用过量,钾肥却不足。”湖南省农业厅土肥站站长谢卫国说。

“同等条件下,土壤中的镉含量升高,大米中的镉含量也会相应提高,二者的关联性达到99%。”童潜明也如此表示。

湖南省的土地重金属污染严重是导致水稻镉超标的重要原因。 资料图片

2005年,童潜明曾在长沙某饮用水源保护地做过调研,当地土壤镉含量本底值并不高,但在五处农田的采样中发现,表层土壤的镉含量明显高于底层,其中一处所采的米样,镉含量超过国家标准。“附近没有任何工矿污染,唯一的解释就是施用磷肥导致表层土壤镉含量升高。”

湖南省地质研究所教授童潜明对此表示赞同,他认为与工业污染相比,由不合理施用磷肥造成的污染,同样值得重视。

“如果以现行国标每公斤稻米镉含量0.2毫克的标准,那么湖南省所有产区的稻米产品镉含量基本超标。”童潜明对湖南省境内的农田土壤,进行了长达九年的跟踪和普查式研究,在综合其他省内外农业和环保专家的研究成果后,他对湖南的粮食和农田土壤的重金属污染情况,做出了一个惊人的结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