记者却感到路线走得不太对劲

2020-08-21 21:27

出租车如何载客?或看到乘客招手停车,或在固定位置等候乘客。出租车如何行驶?乘客上车后说清路线,司机选择最顺畅的路线,或按照乘客要求的路线行驶。这些基本常识本来无需多说,可偏偏在建昌道客运站外的一些出租车就不守规矩,生拉硬拽乘客不说,还可着劲儿地绕道走。

和前一天一样,记者刚刚随着人流从出站口露头,就有一中年男子冲记者摆手说道:“去哪啊?哥们儿。”当记者表示对这里不太熟悉,想去杨柳青时,眼前的这名司机说道:“这路可够远的,从这儿走西青道,然后一直开。现在好多地方都修路啊,是打表还是讲价,要是讲价就给200块钱,我儿这可没有票啊!”当记者表示打表走后,司机让记者上了车。

之前记者曾按照设计好的路线实地行驶过一遍,大概不到20分钟,就能从建昌道客运站驶到西青道上。开车前,这名司机问记者:“你知道怎么走吗?”记者表示,从网上查询了一下,应该上普济河道立交桥,走东纵快速路,但同时也表示让司机找最近的路走。司机点头说:“没有问题。”

根据孙先生提供的信息,记者来到了位于河北区建昌道上的客运站。到达客运站的时候是10:30,此时正有一批乘客提着行李出站。停在客运站门口的出租车司机们都从车内下来,有的站在大门口招呼乘客,有的开始走到乘客中间来回询问。当记者将视线转移到客运站门口一侧的停车区时看到,一名身穿t恤的男子正拉着一名提着行李的小伙子的胳膊急赤白脸地说着什么,虽然没听见他们之间的对话,但随后小伙子想挣脱男子的举动,显然能看出这名小伙子不太愿意乘车。

不过在随后的行程中,记者却感到路线走得不太对劲,这名司机并没有走中环线行驶上普济河道立交桥以及东纵快速路,而是将车先是开向中山路,随后走金纬路经过254医院,再驶向榆关道走地道上到中环线后左拐后,才驶向普济河道立交桥,往铁东路方向开去。而此时已经用了29分钟。

在随后的30分钟内,记者看到,只要一有乘客出站,门口就有不下5名出租司机上前拦着乘客,选定的目标大多是老年人或身材瘦弱的年轻人。其中有两对老年夫妇禁不住众多司机的强势言语,坐上了出租车。记者在一旁观察的两个小时内,共有7拨儿乘客被强行“劝”上出租车。

眼瞅着奔外环线去了,记者询问为何这样走,司机理直气壮地说:“你不来市里都不知道,你说的那段中环线都修地铁,到了也要绕道走,我这已经给你很快了。”记者每天驾车经过那段路,知道根本没有修地铁断交的情况,于是便亮明身份,表示可以和司机一起去现场看个究竟。司机不说话了,将车停在路边,以要检查车况为名请记者下车。随后这名司机话锋一转:“我这可不是违规行车啊,朋友都告诉我那个地方修路了,我也不收你钱了,今天拉不了了,我还要去修理厂呢!”说完便驾车扬长而去。 本报将对此类客运违规行为持续关注。

第二天,记者以乘客的身份从客运站里走出来,准备乘坐出租车实际考察一下是否存在绕道现象。记者提前设计好线路,去杨柳青,大致的路线应该是从建昌道驶向中环线,上普济河道立交桥盘到副桥走到东纵快速路,从快速路志成道副桥出口开向西站西大桥地道,之后直行便能来到西青道。

“司机们直接上手拉人坐车,打车的乘客倒弄得十分被动,不坐还不行,这也太横了吧!”日前,在河北区建昌道客运站接朋友的市民孙先生致电“小崔暗访工作室”,讲述了他在客运站门口看到的情景。“强行拉客的大部分是正规出租车,他们专找外地人,而且在沟通时说话声都特别大,几乎叫喊着说。不少外地乘客迫于司机们的死缠烂打,最后只能屈从地上了车。”

就在这时,另一名身穿背心、短裤的男子加入进来,只见他说了几句话后,那名身穿t恤的男子离开,随后穿短裤的男子便用手拉着小伙子的行李带,带着小伙子前往另一方向的停车区。经过记者身边时,记者听到这样几句话:“你去哪都行,上我车,给你便宜啊……”小伙子一边想抽回行李带,一边说:“我没打算坐出租车,你让我走吧……”“哎哟,这附近没有车了,你坐我的车错不了。”男子一边说着,一边继续强硬地拉着小伙子往自己的出租车方向走。直到又互相拉扯行走了10多米后,小伙子才最终挣脱开男子,快步离开。看着这名小伙子的背影,男子表情很不悦,嘴里嘟囔着走回客运站大门口。